羅一舟小時候在銀川上學,之後到北京考取了北京舞蹈學院、解放軍藝術學院,在軍藝上學一直上到2016年,此後在文工團工作了一年。2018年,羅一舟考上中戲表演系,現在在表演繫上學。羅一舟一直想能夠以唱跳的形式在舞台上表演,如果有這樣的機會,他希望把握住它。


羅一舟認為努力比天賦更重要。


初衷:一直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向去尋找道路


新京報:現在在中戲讀表演,對錶演和唱跳分別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羅一舟:兩種表演形式我都很喜歡,都會讓自己很着迷,但是感受是不一樣的。影視化的表演更多是去體驗一個思考的過程,我會在表演結束之後去看自己的表演片段,在原有的基礎上,會進行新的思考。對我來説,畢竟現在才大三,還沒有什麼作品,也沒有太多比較深的見解,需要繼續努力學習。唱跳更偏向於抒發情感類的表達,會讓你更直接地在舞台上去釋放自己。兩種感覺不一樣,但是都很美好。


新京報:有沒有什麼具體關鍵詞可以來形容一下?

羅一舟:因為唱跳我也是屬於半路上線,喜歡之後就特別喜歡。表演也是我自己一直以來想幹的事情,可能我也有點太貪心了,但是它們在我心裏肯定是平等的位置。

 

新京報:從什麼時候明確自己在演藝圈發展的?

羅一舟:其實沒有刻意地去在某一個契機告訴自己要在演藝圈發展,你要怎麼做。因為我小時候,爸媽只要我喜歡的課外興趣班,舞蹈、走秀、表演、主持,反正什麼好玩的,我只要感興趣,爸媽都挺支持我去做。到後來我考學,基本上是按照我自己的興趣愛好,爸媽是很支持我,自己喜歡什麼就去做什麼。我覺得還是很幸運的,一直以來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向去尋找道路。所以,我感覺離這個圈子越來越近,慢慢跨進這個圈子。


羅一舟很喜歡唱跳。

 

舞台:自己不算是天賦型的


新京報:在軍藝的學習學到了怎樣的舞台經驗?

羅一舟:在舞台上的調度、鏡頭、跟道具舞美燈光的配合、跟觀眾的互動感,這些方面會快速積累到一些經驗。還有應對一些突發的舞台狀況應該怎麼去處理,比方説在演出中如果出現破音,類似這樣的問題。舞台上我一直以來學習到的是要有信念感,要足夠支撐你出現任何一種意外情況,都要把這個表演完成下去。類似於應對這種情況,就一定要大膽、要自信,因為只有通過這種狀態,你才能夠在後面的表演裏去呈現一個相對來説最好的程度。如果內心不堅定、不自信,你沒有信念感,那時候的舞台表演就是不完整的。另外一個就是,老師也會告訴我,當你自己越自信的時候,觀眾會看得越舒服,觀眾會覺得你的表演是OK的。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算是有唱跳天賦的人嗎?

羅一舟:我進行唱跳系統訓練時間比較短,所以大家可能會覺得我是屬於比較天賦型,但是我覺得自己不算是天賦型的。我的嗓音、身體條件,可能有天賦,但是真正對於做好一件事情來説,還是要看你是不是足夠喜歡和熱愛。如果不努力,就僅靠天賦來説,我覺得不值一提吧。


新京報:你從小到大都在學古典舞、中國舞,但是現在的潮流都是偏男團方向的,在這樣的轉變中你進行了怎樣的訓練?

羅一舟:因為我自己喜歡看MV,會看很多我喜歡的團體的MV,現場版演出也看。首先是看他們的表演狀態和感覺,到具體練習的時候,我就以基本功為主,那會兒時間也很緊張,但是前面有大半的時間都會讓老師帶我們練習男團舞的基本功,一直反覆去練習,就是為了讓自己的身體能夠適應男團舞這種舞蹈表演的形式。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的優勢是什麼?

羅一舟:可能因為從小就跳舞,在節奏感的把握上會比較敏感,對於切分節奏、舞蹈動作卡點、記動作會相對比部分同學快一點,其他的都還好。我看到很多很拼的人,我覺得沒有什麼優勢,大家都一樣。


 羅一舟很有男孩子氣。


自己:會比較慢熱,有時候會怕生


新京報:之前看到網上你的信息説,你的夢想是當一名飛行員?

羅一舟:我覺得飛行員很帥,空軍伙食也特好,又光榮又很酷,就很喜歡,很崇拜。而且飛行員身體素質一定很好,又是上天入地的,所以我確實有一個夢想是成為一名飛行員。


新京報:你的資料在個人愛好特長的一欄中,最擅長的是拆卸95式自動步槍嗎?

羅一舟:當時練拆裝步槍時,手上一拆幾個口,後來手上都十幾二十個(傷)口,貼的全是創口貼,都不覺得疼,就是喜歡。因為男孩本來就比較容易喜歡這類東西。


新京報:那你拆卸步槍在軍藝班裏能排第幾名?

羅一舟:在班裏還行,第一。

 

新京報:平時自己有什麼其他的愛好嗎?業餘生活都做些什麼?

羅一舟:比較喜歡攀巖,我現在沒有拿到駕照,但已經在考了。希望平時有機會的話就跟家裏人開車自駕遊,走到哪停哪。我也沒有太多業餘生活,平時上課,然後自己練習。練習完之後,週末會回家跟家人在一起,休息調整一下,就又去上課訓練了。我平時私下裏還挺活潑、挺陽光的。但是會比較慢熱,有時候會怕生,見到不認識的老師或者同學,我可能不會一下就説那麼多話。


新京報:你覺得自己的性格是什麼樣的?

羅一舟:我開心的時候也有,冷靜的時候也有,理智的時候也有,充滿鬥志的時候也有。這可能還是得別人給我定義,我確實定義不出來自己。


新京報:別人説你的性格是什麼樣的?

羅一舟:別人説我像老幹部。主要我看到他們有時候就會想操心,我如果知道一些好的辦法、便捷的方式,我就希望能告訴大家,這樣大家不就省事兒了嘛。

 

目標:男孩做事就是要給自己定一個高的目標


新京報:你是一個集體感特別強的人?

羅一舟:對。因為我從十一歲開始,一直在集體生活裏面長大,所以一個集體、團隊,很容易讓自己有一種團體的情感在裏面,就是集體榮譽感。在我熱愛的團隊裏面,我希望團隊有團魂,希望團隊有凝聚力。


新京報:有沒有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

羅一舟:我從小到大就希望自己做事情就做到最好,我認為男孩做事就是要這樣,給自己定一個高的目標,也不要空口説,就要為了這個目標去全力以赴,這樣才能讓自己沒有遺憾。

  

新京報:面對外界的質疑時,你會怎樣消化情緒?

羅一舟:對於真正用心的批評,我一定虛心接受,全盤接受,去積極地去改正調整,補全自己才能變得更好,一味地一意孤行,也就不會有結果。如果是黑我的部分,我真的一點兒都不care,我也不需要化解這樣的情緒,因為我不會受到這樣的情緒影響。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