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重回藍色錢江小區。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文 | 張明揚
 


就在這兩天,我眼睜睜地看着林生斌再婚事件從一幕愛情倫理劇淪為怪力亂神的鬼片,一個縱火案受害者在一些人眼中,就這麼一變負心男,再變“鎮魂索魄男”。  

 

輿論風向突變,質疑之聲壓倒祝福聲

 

四年前,杭州一小區內,一名保姆在家中縱火造成女主人朱小貞及其3名子女死亡。男主人林生斌當時依靠“深情無二”的人設,收穫了網民的無限同情,以及一筆來自開發商數目不詳的賠償金。

 

6月30日23時13分,林生斌在社交媒體發文:已組織新家庭,嬰兒誕生,取名暖暖,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林生斌這條微博引起輿論反轉。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誰料輿論風向突變,質疑之聲壓倒了祝福聲:靠賣慘和塑造深情人設賣貨、消費網友善心、欺負前妻父母獨佔賠償金、出軌……

 

坦白説,此時,我認為輿論走向還是正常的。雖然我對批判林生斌的那些説法不以為然,但覺得總還在合理的爭論範圍內。

 

但就在這兩天,一種讓人始料不及的聲音,以橫掃一切的勢頭侵襲了該事件的輿論場。

 

先是説,林生斌在杭州富陽永安山捐了一口井,井欄上刻着四個大字:“童臻一生”。“潼臻一生”既是林生斌的童裝店名,也包含着他三個孩子的名字。

 


▲林生斌在杭州富陽永安山捐贈的井,井欄上“童臻一生”四個字引發各種説辭。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在一些“法力無邊”的網友眼中,“童為什麼沒有三點水?是因為他的老婆孩子是燒死的,不給他們水,就鎮住了”,“井蓋上沒有洞,根本就不是取水用的”,“這是八角井,八角井很邪的”,“蓮花就是鎮壓魂魄的”……就這樣,眾口鑠金,這口井成了“鎮魂井”,林生斌被打成了用巫蠱厭勝自己妻兒的人間惡魔了。

 

這還沒完,“鎖魂墓”又橫空出世了。有網友直接貼出了朱小貞和三個孩子的墓地,並稱之為“十字鎖魂墓”,説在風水學上相當於打了一個結,意味着鎖定墓中人的魂魄,不能出來作祟(復仇)。

 

謠言在證據面前不堪一擊

 

剛看到“鎮魂井”與“鎖魂墓”的説辭,我一開始也就是一笑了之,完全沒有當一回事。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兩天過後,這種怪力亂神的説法居然大有橫掃輿論場之勢,連一些知識界朋友也言之鑿鑿地認為,此事“反常”背後必有內情。

 

儘管這兩天也有不少科學向的“闢謠”文章出來,但在怪誕詭奇面前,一條條持論中正的正經説理反倒顯得有些迂腐,在流量上無法抗衡“鎮魂井”與“鎖魂墓”。

 

但謠言始終只能是謠言,它們在硬核的調查與證據面前不堪一擊。

 

就在這兩天,根據新京報的報道,有網友實地探訪了這口爭議漩渦中的“井”,寺廟居士表示,這口水泵抽至廟內的機井,是由林生斌出資,廟裏負責設計和建設的,井的樣式及蓮花圖案均為寺方選擇,目前一直在正常使用;至於井上刻字則是寺裏通行的“規矩”,要刻上捐贈者的名字,“童”之所以沒有三點水是因為刻的人失誤所致。

 

這個信息足以反駁那些流於迷信與猜測的“鎮魂井、鎖魂墓”之説。

  

其實,即使是林生斌的激烈批評者,他們大概也清楚,對於“杭州保姆縱火案”早已有定論,林生斌再婚事件從法律上來講,也沒有任何問題,只能在道德上大肆批判,無法在輿論場上營造更持久更綿密的影響力。

 

那麼,當“鎮魂井“和“鎖魂墓”橫空出世,這部分林生斌的激烈批評者自然就如獲至寶。對於這套玄幻陰謀論,或許有些人一開始就深信,或許在這幾天自我洗腦至深信,或許從未相信但藉機生事。重要的是,這套説法可以繼後勁不足的“道德論”之後,虎虎生風地扛起批判林生斌的大旗。


對怪力亂神式傳謠,不能寬容待之

 

喜不喜歡林生斌是個人自由,如何定義再婚與深情是個人自由,對婚姻的態度更是個人自由。在法律之外,輿論場中的道德批判可能也是無法規避的現實,倒也不必過於大驚小怪,作為準公眾人物的林生斌,更是隻能對此抱着求仁得仁的態度。

 

但是,在道德批判之外,現在又生髮出一個怪力亂神的傳謠新套路。很遺憾,這就不能寬容待之了。

 

或許有人説,就是因為現實世界中,我們無法找到將林生斌繩之以法的辦法,所以只能訴諸玄幻世界。對於這樣純真的想法,我建議去了解一下何謂造謠傳謠,以及要承擔的相應法律責任。

 

這幾天,輿論場中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之前一批對林生斌批判嚴苛的寫作者集體低調了,原因很可能是,他們雖然不喜歡林生斌,但更不想將自己的嚴肅批評與“鎮魂井、鎖魂墓”牽扯在一起。

 

畢竟,“保姆縱火案”一事法律界定已足夠清楚,真的已經不宜再拿封建迷信與憑空猜測去圍觀此事了。

 

□張明揚(專欄作家)


編輯:徐秋穎     校對:翟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