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8日,101箇中央部門集中向社會公開2020年度決算。受疫情影響,2020年,中央部門更加“精打細算”。


與2019年相比,2020年公開內容進一步擴圍,由公開“8張表”變為“9張表”,新增的一張為“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財政撥款支出決算表”。“9張表”已經涵蓋部門收支總體情況和財政撥款收支情況。


公眾可通過各部門官網查看決算,也可通過財政部官網和中國政府網開設的“中央預決算公開”欄目集中查閲。


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 多部門財政撥款下降


根據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為應對疫情影響,當年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同比下降0.2%,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多年來,中央本級預算罕見出現負增長。


在此背景下,中央各部門在編制2020年預算時已經體現“過緊日子”,多個部門一般公共預算撥款的收入與支出均明顯減少。7月8日公佈的決算顯示,各部門實際執行數“一壓再壓”。

   

以人力資源和社保部為例,2020年度財政撥款收入40.67億元,為中央財政當年撥付的資金。比2019年度決算數減少8270萬元,降低1.99%。農業農村部2020年度財政撥款收入272.52億元,比2019年度決算數減少約33億元,下降10.8%。農業農村部表示,減少部分主要是落實“過緊日子”要求,大力壓減一般性支出預算,重點壓減了公用經費和農業國際交流合作、農業業務培訓等項目支出中涉及的非急需非剛性支出預算。


受財政撥款規模壓縮影響,一些部門財政撥款支出相應減少。


自然資源部2020年度財政撥款支出87.56億元,與2019年相比減少31.63億元,下降26.5%。自然資源部表示,主要是由於2020年財政大幅壓縮自然資源海洋氣象等項目撥款,支出相應減少。


多個部門“三公”經費壓減超50%


記者梳理髮現,多個部門“三公”經費決算數減少50%以上,甚至在預算已經壓減的基礎上“一壓再壓”。


比如,文旅部2020年度安排“三公”經費預算2329.09萬元,已經比2019年減少2418萬元,壓減比例達50.95%。實際執行下來,該年度“三公”經費僅支出772.34萬元,為預算的33.1%,與2019年相比,降幅達73.2%。


2020年度,中國地質調查局“三公”經費決算255.01萬元,僅為預算數的約38.8%,比2019年的“三公”經費(571.51萬元)減少約55.3%。


國家信訪局該年度“三公”經費預算安排7679萬元,實際支出2769萬元,僅佔預算的36%。與2019年相比,降幅達54.4%。


中國記者協會2020年度的“三公”經費幾乎全部壓縮,實際支出12.44萬元,僅為預算數的5.2%。與2019年375.35萬元的“三公”經費支出相比,壓縮了96.6%。


此外,國家文物局、中國殘聯的2020年度“三公”經費均壓減超過一半,比2019年分別減少67.3%和73.3%。


追加疫情防控等經費 國家衞健委多項支出大於預算


2020年度,國家衞生健康委在一般公共預算財政撥款項支出194.65億元,衞生健康支出佔54.8%。


其中,在公立醫院綜合醫院、職業病防治醫院、兒童醫院、其他專科醫院方面,分別支出58.87億元、0.56億元、0.68億元、15.92億元,均超過年初預算,分別完成年初預算的171.9%、113.8%、116.9%、159.5%。


國家衞健委表示,以上幾項支出決算數大於預算數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度執行中追加公共衞生體系建設和重大疫情防控救治體系建設經費等。


國家衞健委在重大公共衞生服務項支出2.58億元,主要是用於國家衞生健康委所屬預算單位重大疾病預防控制等重大公共衞生服務方面的支出。完成年初預算的155.8%,主要原因是2020年度執行中追加疫情防控公共衞生體系建設經費。


而突發公共衞生事件應急處理方面,則支出2.48億元,主要用於國家衞生健康委所屬預算單位突發公共衞生事件應急處理方面的支出,該項完成年初預算的169%,決算數大於預算數的主要原因是統籌使用以前年度結餘資金用於疫情防控相關支出。

   

國家衞健委表示,根據年初設定的績效目標,公共衞生專項任務經費項目績效自評得分為87.6分。全年預算數為9.11億元,執行數為5.87億元,完成 預算的64.5%。在項目績效目標完成方面,則是妥善處置了突發公共衞生事件,完成了重點傳染病預防控制專項任務,實施了公共衞生技術服務質量控制與管理等。


國家衞健委稱,目前,預算執行率較低主要受疫情影響,疾控中心作為疫情防控的主力軍,在應急性超常規防控狀態下承擔任務較重,在轉入常態化防控狀態後,原計劃工作才正常執行,未能按計劃完成。國家衞健委表示,下一步將改進措施,結合疫情防控要求,加快工作進度。


解讀

“三公”經費支出減少 民生保障持續加強


從部門決算來看,公用經費有較大幅度的壓縮,2020年,中央本級“三公”經費支出29.86億元,比預算數減少25.31億元。實際運行下來,“三公”經費不僅少了,而且減少的幅度接近一半。


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原副院長白景明看來,2020年是一個特殊年份,疫情衝擊使得國內外經濟形勢更加嚴峻複雜。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採取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增效的力度是空前的。從結果看,中國不僅實現了“六保”“六穩”,還取得了一定的經濟增長。


這其中,財政發揮了重要作用。中央本級支出罕見安排負增長,騰挪出的錢更多向地方和基層民生傾斜。


白景明認為,我國“三公”經費壓縮,一方面受預算編制影響;另一方面,更加取決於執行環節的落實。


“我們在制度這個角度卡住了‘三公’非正常增長的渠道”,白景明以公車舉例,部門購車有嚴格的審批制度,需要給出購車理由;公務車維修有動態監控系統,實時監控車輛的運營情況。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俞明軒認為,去年“三公”經費支出大幅減少,客觀上受疫情影響,部分因公出國(境)、外事接待任務未實施,公務用車支出和公務接待支出減少。主觀上,“三公”經費公開多年,厲行節約意識正在成為行政機關的自覺和開支習慣。

   

“三公”經費減少的同時,民生保障持續加強。數據顯示,2020年,各級財政疫情防控資金投入超過4000億元;全年向608萬户企業發放失業保險穩崗 返還1042億元,惠及職工1.56億人;居民醫保、基本公共衞生服務經費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分別提高到每人每年550元、74元;全年新增受疫情影響納入 低保、特困供養對象達600多萬人。


新京報記者 姜慧梓 馬瑾倩 徐美慧 實習生 原天一 趙萱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