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7日,在浙江省諸暨市暨陽街道鳳凰社區的暑期愛心課堂內,作為志願者的教師在給孩子們上剪紙課。近日,該市多個社區開設暑期愛心課堂,豐富孩子們的暑期生活,也為家長解決後顧之憂。新華社記者 徐昱 攝影


暑期臨近,據報道,教育部於日前印發了《關於支持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的通知》,引導支持有條件的地方積極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工作。此次通知明確,地方教育部門和學校要積極引導和鼓勵教師志願參與學生暑期託管服務,不得強制,對志願參與的教師應給予適當補助。


支持探索開展暑期託管服務,滿足廣大家長需求、解決學生暑期“看護難”問題,是繼上個月提出“中小學課後服務結束時間原則上不早於正常下班後半小時”後,教育部為解決課後“接娃”和“假期”帶娃難題的又一動作。眼下,各地中小學暑期陸續開啓,此時發佈通知,對一些原則和方向問題進行明確,正當其時。


從此次通知來看,開展暑期託管服務工作,學校當承擔主體責任。如通知要求,要合理安排暑期託管服務內容,應以看護為主,開放教室、圖書館、運動場館等資源設施,合理提供一些遊戲活動、文體活動、閲讀指導、綜合實踐、興趣拓展、作業輔導等服務,不得組織集體補課、講授新課。


事實上,早在2017年,教育部就明確,要充分發揮中小學校課後服務主渠道作用,利用其管理、人員、場地、資源等方面的優勢,積極作為,主動擔責。這是因為,綜合人員、場地等多方面優勢,由學校來承擔假期託管服務的主體責任,是綜合成本最低、社會最放心的解決方案。因此,各地教育部門和學校,當積極作為,不能把責任推給社會。


7月5日,孩子們在武漢市秦園路社區託管室上課。當日,2021年武漢市青少年暑假社區託管項目啓動,首批114間市級託管室正式對外免費開放,破解暑期“託管難”。圖片來源:新華社


當然,學校承擔主體責任,也不應被簡單理解為讓學校在假期照常運轉,讓教師放棄休假。近段時間,一些地方試點託管服務的消息,就引發了“取消教師寒暑假”的誤讀,這背後足以反映出教師等羣體的一種現實擔憂。


此次通知明確,教師志願參與學生暑期託管服務,不得強制,對志願參與的教師應給予適當補助,要保障教師權益和暑假必要的休息時間,算是針對性的積極迴應。各地對於參與託管服務的教師,理應做好相應的權益保障工作,儘快出台明確的執行細則,以打消教師的顧慮。

同時,通知還要求,有條件的地方和學校在託管服務中,要充分利用當地紅色教育基地、博物館、文化館等社會教育資源;要積極吸納大學生志願者、社會專業人士等參與學校託管服務。這表明,託管服務需要發揮學校的主體責任,但也有賴於其他部門和社會機構、組織等積極配合,共同為孩子的假期生活營造良好的公共環境。


從這一點出發,各地應及時為暑假託管服務的開展制訂統一的計劃,調動和激活已有的社會資源,明確各方責任,以社會共同參與的方式,託舉起有質量的託管服務。


此外,通知還明確,暑期託管服務主要面向確有需求的家庭和學生,並由家長學生自願選擇參加,不得強制。自願、不強制,這一原則在落實過程中非常重要。畢竟,暑期託管,是為一些有需要的家庭解困,一旦強制、一刀切,就難免變味,嚴重影響孩子的假期質量。更重要的是,託管服務,本質是讓孩子換種方式過暑假,並非補課,更不是取消假期。讓孩子過一個安全、快樂的暑假,減少一些家庭的看護負擔,才是開展託管服務的初衷所在。


孩子在假期的看護、教育難題,是個社會問題。面對這一現實公共需求,將託管責任完全推給學校,或者是像過去一樣完全交給家長與市場來解決,都非最優方案。因此,除了學校,社會、家庭等各方,都有責任積極參與解決這一難題。只有凝聚最大的社會合力,激勵各方參與,在遵循自願原則的基礎上,暑期託管服務,才能真正做到社會成本與服務質量的雙贏。


編輯:何睿    校對:李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