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歐洲盃在今日清晨落下帷幕。

 

2020年原本是歐洲盃誕辰60週年,歐足聯早早決定不設主辦國,而是讓12座城市共同主辦。因疫情影響推遲一年後,都柏林、畢爾巴鄂兩座城市無法滿足辦賽要求,前者的主辦資格被取消,後者的主辦資格由另一座西班牙城市塞維利亞獲得。

 

作為疫情之下的首場大型體育賽事,能否為疫情常態化後大型活動提供經驗?

 

按照歐足聯的要求,本屆歐洲盃允許觀眾大規模入場觀賽,大部分球場的入場觀眾人數佔球場總容量的25%左右,俄羅斯聖彼得堡、阿塞拜疆巴庫兩座球場允許上座率達到50%,匈牙利布達佩斯球場允許上座率達到100%。

 

世界衞生組織7月1日表示,歐洲盃開幕以來,球迷在舉辦城市的賽場、酒館觀戰,這樣的人羣聚集令當地的新冠感染率上升。

 

新京報記者連線多位前往現場觀戰的球迷,疫情沒有澆滅人們對足球的熱情,他們説,會想辦法繼續日常生活,當然,也會繼續熱愛足球。


當地時間7月10日,英國倫敦,歐洲盃決賽前夜英格蘭球迷聚集狂歡。圖/IC photo


  • 商麗蓓 中國留學生

“足球比賽不能沒有現場觀眾”

 

坐在最前排的觀賽席上,商麗蓓的正前方就是瑞士的球門,瑞士隊門將,被譽為“門神”的索默在她眼前上演了多次精彩撲救。

 

當地時間7月2日晚,俄羅斯聖彼得堡澤尼特球場上,這場歐洲盃1/4決賽在西班牙和瑞士兩隊之間展開。

 

帶着對西班牙隊的支持,商麗蓓坐在了西班牙隊球迷陣營這邊。每當西班牙球員發起攻勢,足球飛向瑞士球門方向時,歡呼聲就會如海嘯般襲來。

 

商麗蓓是2019年9月來到俄羅斯聖彼得堡求學的,那時生活裏還沒有出現“新冠疫情”這個詞。疫情發生至今,她一直留在聖彼得堡,學校的課程也一直通過線上教學的方式進行着。


今年6月以來,俄羅斯的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一直維持在1萬例以上,且不斷上升。6月底達到2萬例以上。在這樣的疫情形勢下,聖彼得堡澤尼特球場只以50%容量開放給歐洲盃觀眾入場。球賽當天,現場觀眾需要測量體温後入場,且場內有身穿黃色志願者服的工作人員負責提醒觀眾佩戴口罩觀賽。

 

商麗蓓的住所與澤尼特球場只有一站地鐵的距離,從沒去過現場看足球賽的商麗蓓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聖彼得堡地鐵依舊維持嚴格的防疫管控,進站處和站內都有不少地鐵工作人員四處巡視,提醒未佩戴口罩的乘客戴上口罩。

 

進入球場後,儘管有其他球迷未按規定佩戴口罩,商麗蓓也全程都戴着,只在喝水時才摘下來。但在這場比賽的一百多分鐘裏,商麗蓓似乎忘掉了疫情帶來的失序和失常,生活的脈搏再次激烈跳動起來。

 

“現場沒有觀眾的話,你不覺得球員們就像在踢訓練賽嗎?”商麗蓓難以想象沒有現場觀眾的足球賽會是什麼樣。她認為現場觀眾是體育文化裏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為球員和球迷是雙向成就的,觀眾的大聲助威能夠給賽場上的球員繼續拼下去的動力,“足球賽不能沒有現場觀眾,不過體育賽事現場可以實行更嚴格的防疫措施,使賽事能夠安全地開展。”

 

這場歐洲盃1/4決賽,商麗蓓所支持的西班牙隊最終在點球大戰中擊敗了瑞士隊。出了場館,一羣身披西班牙國旗的球迷唱着慶祝歌從她身邊走過,她感覺這場球賽看得很圓滿。

 

  • 馬特(化名) 中國留學生

“感受足球熱情時,還是必須要做好疫情防護”

 

剛來英國留學近一年的馬特(化名),在這次歐洲盃期間切身感受到了這個國家對於足球運動的狂熱。


當地時間6月18日,格拉斯哥,馬特(化名)與朋友觀看捷克vs克羅地亞小組賽。受訪者供圖

 

英國有兩座城市負責承辦此次歐洲盃賽事,分別是首都倫敦和蘇格蘭地區的格拉斯哥。目前居住在曼徹斯特的馬特,分別去到這兩座城市現場觀看了捷克vs克羅地亞的小組賽,以及意大利vs西班牙的半決賽。

 

在格拉斯哥,馬特看到街道上掛滿了蘇格蘭旗幟,大多數酒吧在球賽前一個月就已經被預訂完位置,球迷們會聚在一起喝酒看球賽。而在倫敦,馬特看到更加高漲的球迷熱情,球迷們會劃分自己的據點,並開展遊行。

 

在英國待了近一年,受本地球迷熱情的感染,馬特在這次歐洲盃期間開始無條件支持英格蘭。但是在熱情似火的足球觀賽文化背後,馬特看到了賽場疫情防控的失序。

 

此次歐洲盃賽事初期,由於疫情防控限制,倫敦温布利球場只開放了25%的座位。但隨着賽程推進,賽事重要性和關注度提升,球場的座位開放率也不斷提高。

 

小組賽過後,温布利球場在1/8決賽期間將座位開放率提高到50%,兩場半決賽又升至75%,這使得超過6萬名球迷能夠在現場觀賽。觀賽人數不斷增多的同時,場內球迷對防疫規定的輕視也讓人擔憂。

 

當地時間7月7日,意大利對西班牙的半決賽在倫敦温布利球場上演。場館要求入內觀賽者必須出示48小時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或完全接種疫苗證明,此外還要求佩戴口罩。但是,馬特發現,“比賽進行期間幾乎所有外國球迷都摘掉了口罩。”

 

而在英格蘭隊闖入四強後,英國其他地區的球迷湧向了倫敦,馬特發現前往倫敦的車票和球場周邊的住宿變得更難預約。“我感覺英國的防疫政策有時候就是一張紙面文件,當地很少有人遵守,在歐洲盃期間的防疫做得非常不好。”馬特説。

 

馬特回憶稱,意大利對西班牙的半決賽結束後,受限於當地不良的交通狀況,數萬球迷擁堵在球場大門到地鐵站之間的這段路上。當時的情況十分擁擠和混亂,還有一些球迷在舉行慶祝活動,現場警察只能做一些有限的治安維護。

 

此前有報道稱,英國有近2000例新增的新冠確診病例與觀看歐洲盃球賽的球迷有關。馬特對疫情也十分擔憂,他身邊已經有留學生朋友在去到倫敦旅遊後確診新冠。他認為去到現場觀看球賽確實和看電視轉播完全不一樣,但在現場感受足球熱情時,還是必須要做好疫情防護。

 

  • 威爾 英國人

“人們總會找到辦法實現對足球的喜愛的”

 

23歲的威爾(Will)來自英國南安普頓,現在英國倫敦中心的一家通訊機構工作。

 

一提到足球,威爾便滔滔不絕,“足球就是我的信仰!雖然延遲了一年,但這次歐洲盃還是最終成功舉行,這也體現了體育運動對我們有多重要。即便在疫情影響下,我還是會費盡心思想辦法觀看足球比賽,支持我的國家。”


當地時間7月7日,英國倫敦,英格蘭球迷慶祝球隊晉級2020歐洲盃決賽。圖/IC photo

 

威爾到温布利球場觀看了意大利和奧地利的比賽。問到觀賽體驗會不會因為觀眾數量減少而打折扣時,威爾給了肯定的答覆。“如果球場開放100%的座位,那氣氛肯定會更好,人羣的歡呼聲也會更大。但是我還是很享受這次足球比賽的,氣氛還是不錯,我玩得很開心。”

 

這是新冠疫情在英國暴發後威爾去的第一場大型足球賽,但他對足球的熱情也並沒有因為新冠疫情而受到影響,與此相反,“距離產生美”,這次去到現場觀賽讓威爾意識到他有多麼想念足球。

 

“英國人民對足球的熱愛是無法被磨滅的。”威爾提到,“在我倫敦家裏我都能聽到英國球迷的歌聲、歡呼聲,但我認為這對狂熱的英國球迷來説是不可避免的。”

 

球迷熱情高漲,但新冠病毒的陰霾仍未散去。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德爾塔”正在英國部分地區快速傳播,英國政府將英格蘭地區全面解封日期從原計劃的6月21日推遲到了7月19日。

 

為了阻止新冠疫情的擴散,倫敦温布利球場現場採取了一定的社交隔離措施,同時每個進場觀賽的球迷都需要提供至少早於比賽日14天的兩針疫苗接種完成的證明,或者48小時以內的新冠病毒快速檢測陰性證明。

 

但是歐洲盃觀賽現場還是存在一定的隱患。“我們在進場排隊的時候都需要戴口罩,但是進場坐下後就沒有人戴了。”威爾説自己也在觀看球賽的時候摘下了口罩,因為每個人進場的時候都持有48小時以內的新冠病毒檢測陰性證明,“對疫情的傳播並沒有過多的擔憂”。

 

未來新冠疫情還會長期存在,但威爾認為人們總會找到辦法實現他們對足球的喜愛的,運動員們會繼續訓練備賽參賽,而球迷們也會想辦法觀看他們喜愛的運動。

 

  • 萊德羅 法國、葡萄牙雙重國籍

“匈牙利防疫工作可成大型體育賽事榜樣”

 

30歲的萊德羅(Leandro)在法國出生長大,有着葡萄牙血統,同時擁有兩國國籍。“我熱愛法國和法國文化,但是在足球上我一直都是支持葡萄牙隊的。”

 

“我從小就熱愛足球,自己也會踢球,所有重要的足球賽事我都會觀看,歐冠、世界盃等等,基本只要有我支持的球隊參加的足球比賽我都會看。歐洲盃是最重要的足球賽事之一。”萊德羅説。

 

歐洲盃期間,萊德羅特意從法國前往匈牙利布達佩斯的普斯卡什體育場支持葡萄牙隊。那場比賽葡萄牙迎戰法國,是一場焦點之戰,C羅和本澤馬各攻入兩球,最終雙方以2∶2取得了平手,雙雙晉級淘汰賽。

 

匈牙利的普斯卡什體育場是舉辦這場歐洲盃賽事的11座球場中最新的,竣工於2019年。普斯卡什體育場也是本屆歐洲盃唯一一座開放了100%容量的球場,最多可容納6萬餘名足球粉絲。

 

萊德羅在採訪中屢次表示對匈牙利舉辦方的工作非常滿意,現場氣氛很好,所有的設備都很完善,隨處可見乾洗洗手液,基本的防疫工作都做得不錯。“匈牙利的疫情並不嚴重,大部分匈牙利本地居民都接種了疫苗,我觀賽的時候感覺不到新冠病毒的存在,也不會擔心,感覺就像在新冠疫情前看足球賽一樣。”

 

現在匈牙利疫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疫苗接種也穩步進行中。匈牙利是首個認可並使用中國新冠疫苗的歐盟國家,匈牙利總統阿戴爾和總理歐爾班今年2月先後接種了中國國藥集團新冠疫苗。數據顯示,截至當地時間7月7日,匈牙利的新冠疫苗第一針接種率已經達到了56.5%,全程接種率達到了52.5%。

 

歐洲盃延遲了一年,最終得以成功舉辦,對所有的足球粉絲來説意義重大,也給世界上所有體育運動愛好者帶來了希望。萊德羅補充道,“匈牙利官方為了歐洲盃做的防疫工作可以成為未來大型體育賽事的榜樣。”

 

“無論如何,即便新冠病毒長期存在,我對足球的熱情也不會改變。現在新冠病毒的變異株也在不斷地出現,我們總要想辦法繼續我們自己的日常生活。”

 

新京報見習記者 侯吳婷 向晨雨 實習生 張緣

編輯 賈悦 張磊 校對 薛京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