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三年,動畫電影《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4:完美爸爸》(後簡稱《新大頭兒子4》)帶着全新升級的劇情和製作迴歸,董浩與鞠萍也繼續給小頭爸爸、圍裙媽媽配音。至截稿前該片已經收穫4600萬元票房,延續了“新大頭兒子”系列動畫電影旺盛的生命力。這次,電影講述大頭兒子誤入小頭爸爸編寫的程序,來到一個隨心而變的奇幻新世界,還遇到了一位手持魔方的“完美爸爸”,他們展開了一段奇妙旅程。

 

《新大頭兒子4》海報。


“這次電影裏的角色有了很多新變化,大頭兒子和父母的相處模式也觸動了很多家長,在家庭裏父母的陪伴永遠取代不了,這真是一個受人喜愛的國民IP。”鞠萍告訴新京報記者,這不是她第一次為圍裙媽媽配音了,圍裙媽媽也成為她永遠拒絕不了的角色:“只要片方找我,小朋友們願意,我也能夠勝任角色在年齡、音色上的要求,我很樂意繼續做下去。”

 

家庭親子討論“精神陪伴比物質更重要”

 

“大頭兒子”系列動畫是中國親子動畫的經典之作,大頭兒子一家的故事也成為不少家庭親子關係的啓蒙。新京報記者發現,從2014年的第一部“新大頭兒子”大電影開始,這個系列便是基於“父子情”,對兩代人相處過程中的點滴進行探討,同時也傳達了很多育人的主題。《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之祕密計劃》以父子相處的故事探討了“夢想是源自內心的熱愛”;《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2:一日成才》則傳達了“成長比成才更重要”;到了《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3:俄羅斯奇遇記》則揭示了“童心是智慧的起點”;而如今的《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4:完美爸爸》則通過對小頭爸爸和“完美爸爸”的對比,探討了當代親子關係中父親角色的定位,述説了“精神陪伴比物質更重要”。

 

《新大頭兒子4》劇照。用滿滿歡樂和温暖親情續寫閤家歡。


《新大頭兒子4》中,這對“國民父子”在奇幻世界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完美世界”的背後似乎也另有玄機。為了保護家人,大頭兒子全家出動勇闖未知世界,齊心協力解決各種難題,在彼此守護中共同成長,用滿滿歡樂和温暖親情續寫閤家歡。另外,在延續前三部父子温情的基調上,電影加入了全新科技元素,為孩子們帶來了更廣闊的想象空間。

 

圍裙媽媽的個性越來越貼近新時代

 

電影鮮明的節奏與豐富的情節,科技元素的植入與先進的科幻感,給配音工作帶來了新難度。為了演繹好全新的故事,董浩與鞠萍可謂是煞費苦心。董浩説這次給小頭爸爸配音,大多數時間都處於比較緊張和亢奮的狀態。他表示要以小朋友們能聽懂的方式來處理密集的台詞,是這次遇到的新挑戰。


董浩為小頭爸爸配音。


而鞠萍則注意到了圍裙媽媽的新變化:“對於給電影配音,我一直覺得壓力很大、很緊張。這部電影人物形象變得更好看了,圍裙媽媽的個性也越來越貼近新時代的媽媽,我想用自己最好的聲音來塑造這位最美媽媽。”

 

《新大頭兒子4》圍裙媽媽版海報。


鞠萍介紹,所有配音工作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她總想花時間精益求精,一定要把角色塑造到最好,那些日子,她去了很多次錄音棚,不斷調整台詞與發音:“因為大電影與之前的電視動畫劇集有很大不同,無論是投入上還是製作上的精良度都高了一個台階,對配音的要求也會更高。比如在虛擬世界的對決戲,圍裙媽媽最後去解救父子倆,都需要更靈活、更響亮的配音,也是耗時最多、最難的配音環節。”

 

【官方物流菜鳥】

孩子不認識鞠萍?我會説“我是圍裙媽媽”

 

新京報:《新大頭兒子4》的故事來到了充滿科技元素的新世界,和以往的幾部大電影有什麼不同?

鞠萍:“大頭兒子”仍然是國民IP,人物性格還是一樣,圍裙媽媽仍然會有生活中的絮絮叨叨,忙碌後的埋怨,以及對孩子一如既往的愛。但這一次她也將更多心思放在小頭爸爸身上,擔心他的一切,比如對方到虛擬世界了,這是媽媽最着急的。這部電影所講述的內涵更深了,對父母也是一種啓迪。就是説父母在生活中、在家庭中都要時刻做孩子的榜樣,也要抽出更多時間來滿足孩子們年少時對父母的依戀,履行陪伴的義務,因為在年少時對孩子的陪伴少了,過了這段時間,恐怕你再往上撲,他卻不願意了。

 

鞠萍為圍裙媽媽配音。


新京報:電視版和電影版都是你配音,兩者有區別嗎?這一次有沒有遇到新的挑戰?

鞠萍:當然有區別,首先,錄音棚就不一樣,電視劇版的在一個小錄音棚裏就可以了,但電影的配音錄製需要去影視製作基地,而且去錄製了多次,反覆打磨調整。在配音室必須保持最好的狀態,絕不能疲勞錄製。而且配音和唱歌差不多,最好是下午或是晚上錄製,這是我總結的一點經驗,也是人體生理特點造成的。

 

新京報:你在平時生活中會用圍裙媽媽的聲音説話嗎?

鞠萍:已經融在我骨子裏了,不會刻意地用不用,現在我在生活中大概就是圍裙媽媽這樣了(笑)。我經常見到一些孩子,比如一些很幽默風趣的小男孩,留着大頭兒子的髮型,非常可愛,他們可能不太認識誰是鞠萍姐姐,但我會告訴他們“我是圍裙媽媽”,他們一下子就會有所反應,這個聲音還是有辨識度和收視率的,也會讓小朋友們習慣的。(笑)

 

《新大頭兒子4》劇照。


新京報:你會去看觀眾的反饋嗎?

鞠萍:我非常喜歡這個動畫和裏面的角色,也會經常看觀眾對這個影視作品的反饋。有些觀眾特別有意思,最近還有人考我冷知識,問我知不知道大頭兒子究竟幾歲了,還有網友分析小頭爸爸在哪裏工作等等。看來大家也把這一家人愛到骨子裏了。

 

新京報:“大頭兒子IP ”已經拍了第四部電影,你作為參與者,希望它還會有哪些方面的拓展?

鞠萍:大頭兒子可以説是一個國民家庭IP,它對家庭的描寫與父母與孩子關係的突出是非常珍貴的,也給家庭和孩子很多啓迪。我特別希望這個IP能再生長再創新。在它的發展過程中已經增加了很多角色與城市形象,比如虛擬世界的開拓可以給孩子們帶來關於奇幻世界的幻想,新的角色也有新的性格。隨着國家政策的推廣,大頭兒子以後甚至可以擁有弟弟和妹妹,他身上值得探索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翟永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