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聖亞的“連續劇”一出接一出。  


2020年爆出“高管內鬥”,隨後出現“竊聽風雲”,2021年陷入“企鵝疑雲”。  


2021年5月,大連聖亞因為披露2020年報數據引發上交所問詢。隨後其表示2020年賣出44只企鵝售價1876萬,平均每隻約為42.64萬元。此事引發熱議並登上熱搜。上交所多次詢問大連聖亞關於賣企鵝一事的真實性。  


7月14日,大連聖亞的股票直接被停牌,上交所下發的監管工作函顯示,“大連聖亞觸及退市風險警示情形,股票將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股民一片抱怨。  


7月15日晚間,大連聖亞回覆稱“企鵝銷售對應的客户真實,企鵝銷售價格合理,企鵝已完成實際交付,整個交易流程符合極地生物交易流程,不存在突擊銷售,且從公司企鵝繁育技術、企鵝儲備數量來看,企鵝銷售業務具備持續性。”  


此回覆能否得到上交所認可?“賣鵝連續劇”是否有續集?  


面對問詢函未按時回覆  

大連聖亞股票“突遭”停牌  


對於股民而言,大連聖亞的股票在7月14日開市起即停牌,“有點突然”,因為公司前一天並未發佈相關通知。  


7月14日早上,上交所對大連聖亞下發的一份監管工作函,道出了股票停牌原因。  


函件顯示,今年7月6日,上交所向大連聖亞及年審會計師發出問詢函,要求於5個交易日內提供充分證據,證實相關營業收入與主營業務有關。截至2021年7月13日,大連聖亞未按要求提交相關回復及證據材料。  


7月13日,大連聖亞年審會計師中興財光華會計師事務所(特殊普通合夥)提交“關於大連聖亞旅遊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營業收入扣除事項的專項核查意見(中興財光華審專字(2021)第318064號)”,明確在判斷公司2020年相關財務指標是否觸及退市風險警示情形時,應當扣除相關銷售收入1876萬元。扣除後,大連聖亞營業收入金額應為8401萬元。此外,公司年報顯示,2020年扣除非經常損益後的淨利潤為負值。  


因此,上交所表示“大連聖亞觸及退市風險警示情形,股票將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公司股票於公告披露日起停牌,停牌後5個交易日內,公司股票將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截至7月13日收盤,大連聖亞股價為18.38元/股,總市值為23.67億元。  


7月15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與大連聖亞取得聯繫,欲就停牌情況、公司經營現狀等問題進行採訪,對方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  


上市以來業績不振  

去年上演股東“內鬥”大戲  


大連聖亞的主要產品或服務為建設、經營水族館、海洋探險人造景觀、遊樂園、海洋生物標本陳列館、船舶模型陳列館、餐飲、酒吧等。2002年7月11日,大連聖亞在上交所上市,股票發行價為7.71元/股。  


上市第二年,大連聖亞就陷入虧損。  


2003年,大連聖亞實現營業收入約3636.83萬元,淨利潤約為-2866.82萬元。  


對於虧損原因,大連聖亞解釋主要有兩點,其一是主營業務收入減少,“由於非典疫情期間對旅遊市場影響嚴重,以及旅遊市場競爭日趨激烈,2003年公司主營業務收入較往年相比大幅度減少。”  


其二是成本費用增加。“二期項目(聖亞極地世界)開業後,成本費用較往年增加較大,加之公司成本支出主要為經營性固定項目支出,在收入下降同時,成本支出變動不大,導致公司主營業務盈利能力下降並出現虧損”。  


大連聖亞在大連市建成運營的項目有:聖亞海洋世界核心景區,包括聖亞海洋世界、聖亞極地世界、聖亞珊瑚世界、聖亞深海傳奇、聖亞恐龍傳奇。2001年獲評國家首批AAAA級旅遊景區(點)。大連聖亞在異地建成運營的項目有:哈爾濱極地館,2005年開業,位於哈爾濱太陽島風景區,是哈爾濱國際冰雪節四大景區之一。2009年獲評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點)。  


上市19年以來,大連聖亞偶爾出現年度虧損,盈利時,年度淨利通常在幾百萬元到幾千萬元不等,從未破億。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資料發現,大連聖亞曾深陷“內鬥”風波。  


上市之初,大連聖亞的控股股東為中國石油遼陽石油化纖公司,2009年2月16日,大連聖亞的控股股東變更為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4月27日,單獨持有3.78%股份的股東楊子平,提出《關於提請增加大連聖亞旅遊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度股東大會臨時議案的函》並書面提交股東大會召集人。臨時提案的具體內容包括:提請罷免王雙宏董事職務、罷免劉德義董事職務、補選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增加補選鄭磊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獨立董事。  


同年4月28日,單獨持有9.83%股份的股東磐京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也提交了臨時提案,提請增加補選毛崴和王班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  


隨着股東頻頻提交臨時提案,大連聖亞的股東大會一再延期,公告裏已然出現“個別股東多次拒絕溝通”等字眼,“內鬥”的戰火漸漸燃起。  


2020年6月18日,單獨或者合計持有24.03%股份的股東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遞交臨時提案,提請增加補選朱琨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增加補選任健為公司第七屆董事會獨立董事。  


出人意料的是,在這場內鬥中,小股東楊子平戰勝了大連聖亞的控股股東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大連聖亞於2020年9月21日迎來新管理層進駐。  


大連聖亞2020年年度報告顯示,楊子平擔任董事長,毛崴擔任副董事長,大連星海灣金融商務區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遞交的兩份人事任免提案均未獲通過。  


1只企鵝售價超42萬  

大連聖亞企鵝交易真實性遭質疑  


2020年,大連聖亞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約6998.06萬元,對此,大連聖亞解釋稱:“主要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響,公司遊客接待數量較往年出現大幅下滑,2020年部分時間景區處於停運狀態,導致公司和哈爾濱公司景區運營收入均出現大幅下滑。”  


進入2021年,大連聖亞在第一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依然為負數。  


5月中下旬,大連聖亞賣企鵝登上熱搜,起因是,大連聖亞在回覆上交所問詢函時提到,“公司2020年處置的生產性生物資產(展示之用)企鵝8只,列報相關資產處置收益336萬元;銷售了作為消耗性生物資產的企鵝44只,列報營業收入1876萬元。”  


大連聖亞表示,公司於2000年自國外引進企鵝以來,一直注重企鵝繁育技術的研發,曾多次獲得政府資金扶持,2008年,國家林業局授予公司為國內唯一的“國家級南極企鵝種源繁育基地”,且公司在2008年出售了自行繁育的10只企鵝,之後陸續向業內海洋館通過出租、出售等方式輸出企鵝資產,不斷為公司創造效益,與此同時,前任管理層為了鼓勵海洋生物部門改進企鵝孵化技術、提升企鵝孵化率、增加企鵝可供輸出數量,制定了相關的激勵政策;2016年以來,受益於公司孵化技術的不斷成熟和動物保有量的不斷增加,公司連續多年對外輸出海洋生物。  



44只企鵝售價1876萬,平均每隻約為42.64萬元。  


不久後,上交所對大連聖亞企鵝交易的真實性提出質疑。原來,相關監管部門近期對大連聖亞進行現場檢查。根據現場檢查結果,大連聖亞未能提供企鵝臂環編碼管理辦法、銷售合同對應的企鵝編碼及生物檔案等充分、合理的關鍵材料,並且部分重要會計憑證存在更改,部分重要審計底稿前後不一致,公司和年審會計師均未能提供相關合理説明。  


7月15日晚間,大連聖亞回覆稱“企鵝銷售對應的客户真實,企鵝銷售價格合理,企鵝已完成實際交付,整個交易流程符合極地生物交易流程,不存在突擊銷售,且從公司企鵝繁育技術、企鵝儲備數量來看,企鵝銷售業務具備持續性。”  


大連聖亞認為,前述提供的資料已能證明企鵝交易的真實性,而公司內部的企鵝生物檔案存在商業敏感信息,公司請求豁免提供。  


上交所是否採用大連聖亞説法?股票能否復牌?賣企鵝能否成為大連聖亞的保殼救星?市場將拭目以待。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編輯 徐超 校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