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圍觀十多年,大衣哥朱之文説,自己渴望過清靜的生活。

 

去年踹門事件後,朱之文家裏裝上了新大門,上邊還掛着一塊木牌“私人住宅嚴禁闖入攀爬危險”。從大門到院子的門洞,裝飾了許多紫色的小花,朱之文説,這都是自己掛上去的。


6月9日,山東朱樓村,大衣哥朱之文出門收麥子,後面跟着不少圍觀村民。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攝

 

夏日高温,沒有減退粉絲們來看一看朱之文的熱情。買菜回來,朱之文拐進了自家小衚衕,大門緩緩關上,十多個粉絲也都不再跟着,坐在外邊民房的台階上等着他再出來。一位來自北京的粉絲告訴記者,特意過來看老朱“他是農民的代表”。

 

朱之文家周邊的幾處民房幾乎都租出去了,有的掛着大衣哥演出服務接待室的牌子,順便售賣朱樓村的網紅特產;有的變成了會客廳,三兩人正在討論直播內容;還有的做成了理療室,給來往的粉絲推薦產品……大衣哥朱之文是他們每天都離不開的話題,而他們也成了朱之文生活圈裏的一部分。

 

在短視頻平台上搜索“大衣哥朱之文”,會出現“朱之文助理”“朱之文經紀人”“大衣哥俺表哥”“朱之文菜園”“朱之文在俺村”“朱之文鄰居爺爺”等賬號,視頻中有朱之文演出、領雞苗、農忙麥收、澆榆樹、安裝水管等內容,有的內容播放量近千萬,作為成名較早的鄉村網紅,這些年朱之文的熱度不減。


6月9日,大衣哥朱之文在朱樓村的家裏,抱着大公雞合影。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攝

 

不過,在大眾視野活躍的時間久了,人們對朱之文的評價也漸漸出現了不同的聲音不離開農村完全是為了作秀”“農民形象系包裝”“兒媳婦利用其名氣炒作賺錢”等。近期,大衣哥朱之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故土難離,我不離開農村是因為捨不得離開這片土地,有人説我作秀,那是因為他還沒到我這個歲數。”

 

新京報:在村裏被圍觀,對你來説已經成了一種常態?

 

朱之文:説實在的,已經習慣了。你要是叫我選擇,喜歡人多還是喜歡清靜,説良心話,我想清靜。如果有粉絲來了,自己再累,也得面對想見面想合影的粉絲。人多了,誰也想清靜。其實一兩個粉絲來合影都沒關係,但十多年了,天天合影,一出門就是好多粉絲來合影,誰也受不了。人知足常樂,有吃有喝,我也不希望誰打擾我的生活,和家人在家看看電視,餵雞餵鵝,種種花草,養只小鳥,包頓餃子,蒸鍋饅頭,沒人打擾,這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新京報:面對這種圍觀,你似乎不太會拒絕。

 

朱之文:誰都可以拒絕,但是咱不忍心,在這種大熱天,人家那麼大老遠來了,咱不能拒絕,做不出來。

 

新京報:你完全有能力到城市生活,為什麼選擇一直留在朱樓村?

 

朱之文:有人説我,朱之文你不離開農村是在作秀,你擔心離開農村就不火了,我跟他説,那是因為你沒到我這個歲數。這塊土地,從朱樓村一建村到如今,養育了我們祖祖輩輩的村民,我的父輩祖輩就是靠種地養活了一大家子幾代人,家裏的一磚一瓦都是世代積累下來的,我捨不得離開這片土地。只有把糧食收回家,這一年一家人就不愁飯吃了,家裏養的雞鴨鵝下的蛋,這些東西吃得放心,人再有金錢、有鑽石、有名畫,沒有土地沒有糧食,還是什麼都沒有。

 

新京報:和演出相比,土地的收益相差甚遠,為什麼還一直堅持種地?

 

朱之文:我從17歲就開始種地,以前家裏有5畝多地,這些年由於經常到外邊演出顧不過來,就給我二哥種了一部分,現在我們還剩二畝六分地。幾年前,我到山東做一檔農業節目,與袁隆平老師有過一面之緣,我忍不住向袁老諮詢土地問題。袁老是這樣給我介紹的,他説土地是好東西,你下的本錢多,土地給你見的糧食多,你下的本錢少,土地給你見的糧食少,你不下本錢,撒上種子埋上土,也有糧食吃,地和糧食就是寶中之寶。

 

我不捨得荒廢地,更不捨得浪費糧食。有句話説得好,常將有日思無日,以前,我們小時候吃玉米麪,老人吃紅薯幹窩窩頭,再早的時候,人們連窩窩頭都吃不上,小時候我娘常跟我説,不能浪費糧食,現在有糧食吃,還能吃飽飯,也千萬不能浪費。種地都機械化了,變成新時代的新農村,更沒有理由不好好保護自己的耕地。

 

新京報:此前你的兒媳婦和兒子也一起進行了直播,你支持他們涉足這個行業嗎?

 

朱之文:我跟他們説過幾次,我不想讓他們直播,我想讓孩子們過普通人的生活。在直播裏,有人誇你,有人看你笑話,還有人罵你,什麼樣的人都有,家裏不缺吃不缺喝,也沒必要直播。我還是希望我的孩子們多種地,有地這就是一個家。

 

新京報:有人説朱之文商演頻繁,那實際上,你現在一年的演出頻率是怎樣的?

 

朱之文:今年我也50多歲了,能不演出就不演出了。人要知足常樂,但是很多粉絲還是喜歡,這種情況也會去演出。

 

新京報:有的村民可能會覺得朱樓村有大明星,許多福利也是跟着你沾光,實際上,你為村裏做了哪些事?

 

朱之文:村裏給村民們免費發雞苗、讓老人們每週吃餃子宴,這些村民們能享受到的好政策,跟我沒有一分錢關係。説實在話,我沒有給我們村帶來什麼優越的條件,只能説出名了來村裏的人多一點,村子熱鬧一點。村裏的大舞台是政府部門為發展鄉村文化修建的,我只建了一條路,跟這些比就不值得一提。

 

新京報記者 耿子葉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